行业新闻

快速时时彩主页明知原料用于制毒还卖 女子获无

  大洋网讯 为获取高额利润,明知他人制造毒品仍非法买卖制毒物品,主犯毛某英因犯制造毒品罪近期被判处无期徒刑,并被没收包含多套房产价值共约3000万元的个人全部财产。

  该案为全国涉毒犯罪财富调查全链条打击毒品违法犯罪的经典案例,也是全国第一宗当庭质证涉毒财产来源的案例。

  1月7日,广州市禁毒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毛某英涉毒犯罪案件的侦查、公诉、判决情况。据介绍,广州创造性以毛某英一案为探索突破涉毒犯罪财富调查瓶颈,趟出了一条以涉毒犯罪财富调查为主线的打击毒品犯罪工作新路子。

  2016年10月至12月,根据广州警方侦查线索,广州、梅州、江门警方破获“徐某某等人制造毒品案”“留某制造毒品案”和“刘某辉等人制造毒品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缴获各类毒品约230公斤、半成品298公斤。系列制造毒品案件成功侦破后,广州警方在深入追查制毒物品来源过程中发现,三案制毒原料、设备来源线索均指向以毛某英为首的团伙,随即成立专案组,对该团伙开展专项侦查工作。

  “该团伙以经营正规化工用品销售企业为掩饰,内部分工明确,作案手段狡猾。”广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张镇武介绍,针对侦查难点,专案组分成犯罪财富调查小组和外围取证小组同时开展工作。经多方努力,外围取证小组奔赴外地对毛某英涉及的历史案件进行调查取证,通过对各地案件中原有零散分布的证据进行统一梳理,使原本各为独立的孤证形成了有效的证据链条。

  同时,经犯罪财富调查查明,毛某英大量财产来源不明,个人资产明显超出正常化工用品销售企业经营者的合法合理水平。警方根据调查线索,最终获取了毛某英等人在明知他人制造毒品的情况下,仍然出售用于制毒物品的原料、配剂的重要证据。

  2017年10月21日,在掌握充分证据后,专案组抓获犯罪嫌疑人毛某英、林某阳、隆某峰等4人,查获非法经营的三氯甲烷、、硫酸等二、快速时时彩预估三类易制毒化学品共187公斤,硝酸等易制爆化学品14公斤,查封涉案化工仪器店2间,化学品存放点8处,冻结涉案资金264万元。

  2018年12月24日,毛某英(女,52岁,湖北省武汉市人),因犯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林某阳(男,47岁,广东省阳江市人)、隆某峰(女,49岁,广州市人),因犯制造毒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和三年;黄某庆(男,48岁,江苏省盐城市人),因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在侦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多名被告人辩解认为:自己没有参与制毒,只是将易制毒物品卖给其他人;违规将一些易制毒物品卖给其他人,在化学城的档铺里时有发生,这些买卖因为没有合法的行政审批手续,最多是行政违法,不构成犯罪,更不可能构成制造毒品罪,因为他们都没有参与制造毒品的行为。

  对此,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黎杰翠称,被告人毛某英明知多名到其店铺购买制毒物品的人员是制毒人员,他们购买这些物品的目的就是要制造毒品,不仅在没有行政许可的情况下将制毒物品贩卖给制毒分子,在一些制毒化学品不容易获得的情况下还为制毒分子多方寻找货源,其行为不仅构成了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更是构成了制造毒品罪。按照我国刑法第350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其以制造毒品罪起诉。

  而在被告人毛某英店铺打工的其他两名被告人,长期在其化学品店铺工作,清楚认知什么化学品是国家禁止的制毒物品,在应该知道毛某英贩卖制毒物品给他人制造毒品的情况下,还帮助毛进行销售,他们的行为也构成了制造毒品罪。第四名被告人由于其居间介绍买卖制毒物品的,对于最后何人购买制毒物品和购买制毒物品的目的不知,所以检察机关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起诉。最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罪名和检察院起诉的罪名一致。

  “被告人在庭上声称自己没文化,不知道一二三类易制毒化学品。”专案组民警戴警官透露,但随着证据一一展示在面前,被告人乱了阵脚,在陈述时改口说“我真的没有卖一二类的,只是卖三类的”。

  此次庭审,引人关注的是毛某英贩卖羟亚胺获利50万元购买黄埔区一套房屋并登记在其女儿名下。在该案件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毛某英的女儿辩解说,登记在她名下的一套房产是自己出资的,不是她妈妈买的。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当庭对涉毒财产来源进行质证,判断其来源合法性问题。“毛某英的女儿是一名在校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伦铭健说,经过法庭质证和分析毛某英及其女儿银行资金流向,法院对毛某英女儿提出有出资92万元资金的意见并无相关的证据支持而没有采纳,而是以毛某英银行资金流向的证据,认定是被告人毛某英的夫妻共同财产,而非其女儿的个人财产。

  据了解,2018年8月3日受理后,该案分别于9月27日、12月6日进行了两次公开开庭审理。其中,一次开庭审理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另一次开庭审理被告人的财产情况。

  “该案作为财富调查的试点案件,无论是公安、检察还是法院,都是打破常规,破局创新,并无以往的经验作为指引。”伦铭健说,财产线索的全面性和准确性是法院对被告人涉案资产进行处理的前提。2018年11月8日,公检法三家召开联席会议共同会商涉案财产在认定和处置上的疑难问题。

  被告人毛某英有完整的家庭,因此即使是其名下的财产也不必然属于其个人财产,而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现并未指控被告人的丈夫和女儿有参与贩卖易制毒物品,故不能将该家庭所有财产全部没收,只能没收毛某英的个人财产。

  根据全案证据将财产分为被告人的犯罪所得、被告人的个人财产及被告人的家庭共同财产三大部分,对于有充分证据证实的被告人的犯罪所得48万元依法予以没收,对于被告人的个人财产通过财产刑的方式予以没收,对于被告人的家庭共同财产根据份额予以没收。

  由于广州警方在该案开展涉毒犯罪财富调查时证据调查非常充分,被告人毛某英约3000万元个人财产被判定全部没收,并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据介绍,涉毒犯罪财富调查制度的建立,主要针对毒品犯罪的逐利性、职业化等犯罪特点而确立,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追缴赃款赃物和斩断犯罪分子的资金链条,使犯罪分子不再有能力再犯和增加其犯罪成本、打击其犯罪动机。

  张镇武说,作为广州毒品犯罪案件财富调查首宗典型案例,毛某英案件的亮点表现在,财富调查除了发挥情报导侦属性外,还发挥了证据属性。“警方过往将查封冻手段仅理解为对涉案财物的处理,是案件的附属部分。目前,广州警方将财富调查工作独立成卷,全国首创,贯穿侦查起诉审判执行等刑事诉讼过程。在毛某英案件中,独立财富调查卷宗成为检方控诉有利武器,还原毛某英犯罪事实,直击要害。”

  “蛇打七寸,对于诸如毛某英一般抱有侥幸心态违规销售制毒物品化工商人而言,高额的经济利润是其动机。”张镇武介绍,财富调查还能发挥惩戒犯罪属性。市中院在广州警方财富调查卷宗工作基础上,创新性对毛某英财产当庭质证,锁定其违法所得,最终判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济上实现完全摧毁。而针对毛某英制毒物品来源上家黄某庆,虽然只判处有期徒刑7年,但附加罚金刑高达100万元,加大了财产刑罚力度。